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搜索
查看: 357|回复: 0

中国商人淘金非洲:活在华人黑帮的阴影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9-9 09:3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 证券日报

中国商人淘金非洲:活在华人黑帮的阴影下

   中国商人淘金非洲:活在华人黑帮的阴影下

罗安达中国市场里,一名中国商人和安哥拉工人拉着装满从中国进口商品的小车。每年有数万渴望淘到第一桶金的中国生意人涌入非洲。(Per-Anders Pettersson/Getty Images/图)

 福清帮。这个已经在日本、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俄罗斯等国家生根多年的华人帮派,在此次公安部与安哥拉警方联合行动中被点名。发生在安哥拉的、针对华人的多起抢劫杀人、绑架勒索事件,被指向这个此前一直主要活跃在东南亚及北美的帮派。

  福清帮的黑色“业务”是何时开展到非洲,如何在安哥拉生根,又是如何榨取当地华人的血汗钱的呢?
  
    抢中国人,不抢当地人

  安哥拉的人口2000万,差不多每100个人里就有1个中国人。

  安哥拉拥有新兴国家的特征,财富、GDP快速增长、快速的近代化、城市化;也拥有失败国家的特征,战乱、腐败、贫富差距巨大。2002年,安哥拉持续27年的内战宣告结束,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到安哥拉寻找自己的掘金梦。坊间传言,仅2008年一年,安哥拉驻华使馆就开出几万张劳务签证,有些还是手写的。

  安哥拉有24万到26万华人,而整个国家的人口是2000万,差不多每100个人里就有1个中国人。私下里,在网上安哥拉华人聚集的论坛里流传的数字是30万到40万。

  这几乎就是华人在整个非洲的缩影。近10年来,上百万的中国人来非洲大陆淘金。南非独立记者理查德·波普拉克已经做了两年关于中国人在非洲的专项研究。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理查德表示,没有中国人,非洲数年来GDP持续每年超过6%的增长速度是不可能实现的。而《非洲国》作者、英国学者马丁·梅雷迪思称中国为非洲最有实力的“域外参与者”。

  发展中国家转型期官员的低效、腐败,在安哥拉不可避免地出现。一边是废弛的治安,一边是战争中留下的枪支和短时间内大量进入的外籍人口,这两者为华人犯罪帮派提供了成长的温床。

  2011年4月,安哥拉一家中国公司的财务张力在工地办公室被几个持枪的中国人劫持,保险箱里的7万多元美金被抢走。这笔款子是刚刚拨下来的,抢匪却了若指掌。抢匪直接问张力自己值多少钱,然后打电话给家属要钱。4天后张被释放。“他们很嚣张,手机卡都不换。”

  多名安哥拉华人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类似张力的遭遇,近年来相当普遍。而作案者一般都打着福清帮的旗号,因为传言中福清帮的人做事够狠,胆子够大。

  关于这伙黑帮的来历与活动状况,南方周末记者听到的说法不一。有的说在2006年至2008年最为活跃。但也有人说,起先在安哥拉的福建人多做服装生意。2008年以后,大批中国人涌入安哥拉。从南非过去的福清人纠结老乡,开始从事敲诈勒索和绑架活动。受害最严重的是当地中国超市和地下的妓院。

  而据在当地具有一定声望的华人唐贤介绍,曾经有劫匪找到他朋友,以谈工程项目之名把人骗走,然后叫家人汇钱赎人。2011年上半年起,安哥拉政府采取打压的措施,犯罪团伙开始利用当地黑人踩点侦察或行动。

  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学者帕尔·尼里教授常年关注中国移民。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尼里表示,他在欧洲的研究发现,1990年代末到2000年代初期,欧洲的中国人经常说到“福清帮”。在那个时期,福州,特别是福清的移民,已经延伸到了非洲和阿根廷。“来自福清的人一直都和犯罪与狂野有联系。”尼里说。

  美国资深华人帮派学者、罗格斯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陈国霖则表示,所谓福清帮与传统意义上的中国帮派不同。“我不确定在安哥拉有没有福清帮,这可能就是一群从福建去的犯罪团伙仿用一个名字。”陈说。陈表示这个组织还没有达到三合会或飞龙帮那样组织严密的程度,很可能只是来自同一地域的团伙。

  按照传统中国帮会习俗,帮会通常会在春节等节日搞仪式,收取当地华人的红包,并显示自己的力量。而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在安哥拉华人帮派活动的地方,春节并没有传统的帮会活动。

  而在安哥拉已经呆了多年的齐印庞则表示,起初犯罪的是福建人团伙,后来也有四川、安徽、东北等省份的人作案,都打福清帮的旗号。“因为福清帮的名头响,做事比较狠。”齐印庞说。

  此外,陈国霖介绍华人犯罪在全球成为普遍现象。陈表示,在全球范围,华人越来越多,敲诈勒索绑架华人的华人犯罪团伙越来越普遍。涉案主要有两种:一是敲诈勒索绑架或盗窃有钱的或有名望的华人,二是开设赌博色情场所。不会针对当地人。

  “不要让中国人搭车”

  来抢劫的黑人知道提前蹲点,知道哪些中国人是领导或“肥羊”,更知道公司里哪天会到银行取钱。“没有中国人参与这样的行动,是不可能的。”

  作为中字头国企在安哥拉的外派人员,这几年杨凯听到不少关于福清帮的事儿。有的被绑架过的朋友跟他聊过,绑匪会用开水烫,用刀割,也有人被弄死。但福清帮只是个名号,到底是不是一个帮派,他也不清楚。

  根据以往的“本地传统”,黑人经常会对中国人敲诈勒索,有时也抢劫。但是据在安哥拉生活近十年的华人唐贤说,黑人过去只是小偷小摸,或者抢了就跑。“黑人几百年来都很老实。”齐印庞说。

  现在,几乎每一桩恶性案件的背后,都有明显的华人犯罪的影子:黑人开始光天化日跑到中国人的公司里抢劫,而且知道提前蹲点,知道哪些中国人是领导或“肥羊”,哪些是下属,更知道公司里哪天会到银行取钱,去市场购货。多名安哥拉华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没有中国人参与这样的行动,是不可能的。

  近年来针对安哥拉华人的犯罪比感冒还要流行。在互联网论坛、博客以及当地报纸《安哥拉华人报》上,个案随处可见。南方周末记者采访到的安哥拉华人,都曾亲身经历或有朋友受害。“在这边让黑人抢很常见了,我们公司外出的人每个人身上放约500美金的钱,叫备用金,其主要目的是黑人抢劫时,将钱给黑人,让黑人见了钱就放过我们。”当地一家中国公司的职员王军说。

  翻译杨凯的日子相对安全。他在中字头的国企,有安哥拉政府派的持枪警卫保护。但即使这样,还是被抢了3台车。在单位杨凯会要同事出去千万不要让人搭车。“不要让黑人搭车,更不要让中国人搭车。”

  “华人一定要和国家联合起来”

  华人并没有什么有效的自保办法,因为采取措施,会担心遭到报复。

  王军今年已经4次被人用AK47指着头,平均每两个月一次。6月份的某日傍晚,6个黑人手持AK47闯入公司总部。公司外面的铁丝网、电网毫无作用。抢匪将所有人制服,用枪托打人,嘴里说着中文“钱,钱”。最后抢匪将所有电子产品、电脑、手机、钱,以及一些衣服都抢走,又开走一辆公司的越野车。

  次日,毫无顾忌的劫匪再次回来,这次是用枪逼着王军和其他人将他们昨天抢走的所有电脑、手机的充电器和电源交出来。

  此后的两次抢劫,都是在路上被拦住,情节类似。抢得多了,王军发现,每次被抢都是带钱出去采购或者从银行取款的时候,而且劫匪也知道该找谁要钱。“他们背后肯定有中国人,黑人自己哪知道这些情况。”王军说。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安哥拉的华人组织讨论过联合防卫机制的议程,也有人选择雇用当地的保安公司。齐印庞表示,华人并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因为采取措施,会担心遭到报复。“华人一定要和国家联合起来。”齐印庞的说法代表了大多数安哥拉华商的愿望,在此次公安部专程赴安哥拉打击罪犯后,商人们都指望今后中国政府更多的介入。

  中国在安哥拉的企业几乎都有被抢劫的经历。而危险最大的还是下层的工人和个体户。对于他们来说,被抢劫是生活噩梦中的一部分。

  “警察和移民局敲诈他们像我们中午吃米饭一样正常。像我个人很少外出,外出就是以公司的行为,身上就有钱,所以就抢。工人们,手上钱少,但经常外出,所以就是敲诈。”王军说。

  死在安哥拉也是麻烦事,因为火化要花十来万元(人民币),还要跑各个部门,填十几种葡萄牙语的表格。个体户赵相表示,他有几个朋友在当地河边私自火化。

  不过,2011年以来,安哥拉政府和中国政府开始采取打击的行动。据杨凯回忆,2011年夏天,在首都罗安达,安哥拉政府每天会派直升机在华人聚集的区域巡逻,看到有小批的中国人聚集,第二天就会去盘查。

  不过,在8月底公安部专项行动尾声的时候,杨凯又听到有朋友被抢了数万美元的消息。
  中国商人在华人黑帮阴影下的安哥拉

  淘金之地 心碎之城

  中国公安部联合外国警方,首次在非洲大规模行动,摧毁侵害在安哥拉中国公民合法权益的犯罪团伙12个,破获各类重特大刑事案件48起,解救中国籍受害人14名。国人过去10年间在安哥拉危机四伏的淘金生活,由此披露。

  华人“淘金者”成为这个国家的新兴显赫群体。同时针对华人的暴力事件也愈演愈烈。2011年绑架案14起、严重暴力犯罪共造成8名中国人重伤、5人死亡。2012年第一季度发生持枪抢劫案9起,绑架案3起。而伤害当地华人的,很多是华人犯罪组织。

  中国警察来了

  安哥拉枪支泛滥、社会治安混乱,缺乏保障的华人成为犯罪分子嘴中的“肥肉”。在这样的土壤之下,华人黑社会势力也成长起来,并把身携巨金的同胞当成自己的目标。

  在安哥拉特警破门之前,黄洁一度绝望地以为“又遇上劫匪了”。

  当地时间2012年8月1日5时,安哥拉本菲卡地区苏杭酒店。浙江商人黄洁因为“倒时差”早早醒来,安哥拉旱季里的第一场雨让这个夜晚有些清冷,房间里还有陪同她办事的表妹夫妇,这是他们到安哥拉的第四天。

  突然,酒店院子响起一阵密集的枪响,犬吠、房门被踢开的声音此起彼伏。在标价100美元的房间里,黄洁爬向窗边想查看究竟,却只见微微的天光。靴子踏着地板的声音临近,三人近乎绝望。

  “啪!”的一声后,门被踢开,黄洁看见几个穿着警服提着枪的蒙面黑人警察走进房间,随后走入的华人的面孔让她感到亲切,他们是作为随行观察员的中国警察。之后,蒙面的警察取走了她的护照、手机、相机,将黄洁和表妹夫妇二人带离酒店。

  黄洁后来才知道,这是中国公安部工作组赴安哥拉侦破“5·11”专案的抓捕行动。早在2012年5月11日,由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主任陈士渠担任负责人的一支先遣组受命赶赴安哥拉,走访受害人与知情人,对在安哥拉侵害中国公民权益犯罪案件进行秘密调查。

  “任务就是摸清犯罪团伙的组织结构、成员名单,搜集相关证据。”陈士渠曾在先遣组的会议上动员说。中国警方在安哥拉查知的情况触目惊心:侵害中国公民权益的案件就达57起,涉嫌绑架勒索、杀人、持枪抢劫、拐卖等犯罪。而伤害当地华人的也多是华人犯罪组织,“江苏帮黄振兴、福清帮陈明俊等数个犯罪团伙”。

  安哥拉的经济建设在2002年内战停止后开启,中国与当地的经济合作越来越紧密。目前,中国是安哥拉最大的投资国,安哥拉也是中国最大的石油供应国,占进口总量的15%。安哥拉内政部资料显示,目前在安哥拉的华人总数近26万,且在安哥拉经济建设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作为“淘金者”,安哥拉特殊的机遇使得他们迅速积累起大量财富,成为这个新兴国家的显赫群体。然而,当地带给华人的并不止于“财富回报”,还有令人胆寒的暴力。2011年发生针对中国人仅绑架案就达14起,各类严重暴力犯罪共造成8名中国人重伤、5人死亡。2012年第一季度就发生持枪抢劫案9起,绑架案3起。

  就连安哥拉刑事侦查局负责人塞凯拉也承认:“中国人可能是犯罪案件的受害者,比如那些有货物的商人。”他辩解说各个国家的人都受到了影响。安哥拉枪支泛滥、社会治安混乱,缺乏保障的华人成为犯罪分子嘴中的“肥肉”。在这样的土壤之下,华人黑社会势力也成长起来,渗透原本松散的“淘金”群体,同时也利用熟悉华人习性的优势,通过犯罪行为谋取暴利。外患内忧,首都罗安达几成华人的“梦魇之城”。

  安哥拉针对华人的暴力也引起了中国国内的关注。2012年4月25日,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就与安哥拉内政部部长马丁斯共同签署了《关于维护公共安全和社会秩序的合作协议》,“5·11”专案组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产生的。7月19日,由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助理吴仲飞和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带队的22人先遣组飞赴安哥拉,执行打击侵害在安哥拉中国公民权益犯罪行动任务。7月30日,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局长刘安成受命率员赶赴安哥拉,亲自指挥这次打击行动。8月1日凌晨的中安两国警方开展的联合行动只是一系列侦破过程的“收网阶段”。安哥拉方面出动了总统卫队的四百余名特警参加了行动,目的地是罗安达市内的13个已经被中国警方踩点过的“犯罪嫌疑人落脚点和犯罪窝点”。

  黄洁一行三人也被带往一个院子,那里已经有十几个中国人。警方在之后对所有人的身份信息进行了甄别,将无涉人员放回。根据事后发布的消息,行动共摧毁针对在安中国公民实施绑架、抢劫、敲诈勒索、拐骗妇女强迫卖淫等犯罪团伙12个,破获各类重特大刑事案件48起,解救中国籍受害人14名。

  先丢钱,再丢命

  第一次死里逃生后,浙江商人戴文生买来一个集装箱作为卧室,他以为“除了用炮弹轰、火烧,不然劫匪就没办法”。但三个月后,他还是被劫匪打死了。

  “我是来安哥拉给丈夫和舅舅收尸的。他们俩十几天前在这边被杀了。”黄洁告诉在场的中国工作组人员。在联系安哥拉华商会确认身份之后,黄洁和表妹夫妇离开了院子。之后,她拿回了自己的护照、手机、相机。

  作为安哥拉最近一个因暴力犯罪死去的中国人,黄洁的丈夫戴文生被杀于2012年7月18日。

  “我去吃饭了,回来聊。”当天晚间,42岁的建材店老板戴文生跟妻子在QQ上留下这句话后,便赴了他最后的晚餐。妻子在万里之外的浙江省海宁市的家中跟他聊天,他答应妻子会尽快回到电脑前。此时,他的舅舅马章龙正在营地大院另外一家数码店里跟人打麻将。

  样子憨憨的戴文生到安哥拉经商已经四年了。起初,他在哥哥和嫂子的建材公司里做销售,三年后他准备自己单干。

  “当时我们就借了105万,凑了200万的启动资金。”2011年11月,戴文生在安哥拉首都罗安达五十余公里外的维亚纳(VIANA)市开了一家建材店。安顿下来之后,他又从国内请来了自己的舅舅马章龙帮着照看门面,自己集中精力跑业务。另外店里还雇用了一名当地的黑人做工。

  为了保证安全,谨慎的他还聘请了两个持枪的保安,负责看护营地店铺。这一举措源于戴文生在安哥拉的生活经验,此前他哥哥的店铺就曾遭到一伙持枪劫匪的抢掠,最后藏匿于货物之中没被发现。虽然,戴文生也对当地的治安状况有所了解,但年过四十的他希望“富贵险中求”,顺利地在安哥拉赚到“第一桶金”。

  并无侥幸,危险迅速向他靠近,劫匪很快就光临了他正在建设中的店铺。2012年1月的一天,持枪的匪徒们乘汽车撞破了营地的大门,并迅速来到他的面前。匪徒们洗劫了大院里的数码店,将戴文生的双手用电线绑起来,并开始折磨他。

  “他们用虎口钳子钳他的肉,用打火机烧他的皮肤。”黄洁说。脱险后,戴文生告诉妻子自己当时被掳的细节。

  因为店铺正在修建,交钱了就意味着办不下去。但匪徒似乎并不着急,换了各种花样的酷刑之后,戴文生开始意识模煳。“生不如死,钱还算什么呢。”这个创业中的商人告诉妻子说,三十多万元的现金被抢,而同一个大院的数码店则损失了六十多万元的现金、货品。

  被抢了30万,但性命毕竟保住了。从那之后,戴文生买来一个集装箱作为卧室,里面用挡板加厚,唯一的小门都会用钢条栓子,都可以焊接起来。安装完,戴文生笑着告诉妻子说,“除了用炮弹轰、火烧,不然劫匪就没办法。”另外,戴文生就形成了永远打开聊天软件的习惯,与妻子交谈可以缓解他的紧张。因为担心丈夫,在家乡的黄洁也用上了安哥拉时间,以保证丈夫在当地醒着的时间内随时可以找到自己,“我每天凌晨五六点才睡”。

  2012年7月18日晚,在长时间等待后戴文生仍未上线,黄洁感到不安。到凌晨1点37分,丈夫的QQ头像突然黑了,黄洁赶紧打丈夫电话,不通,再打同院数码店老乡的电话,也没人接。随后,她在安哥拉的老乡群里发求助帖子,有人告诉她出事了。

  按照黄洁事后了解,在戴文生吃饭后的空当,劫匪盯上了维亚纳高速公路立交桥200米处的这家建材店。身着短袖的戴文生身中数刀,其舅舅马章龙头部遭铁锤重击,在送治途中身亡。

  类似的残忍早有先例。2011年8月24日,安哥拉海山国际第六项目部采购席庆在罗安达本菲卡采购材料返回基地途中被歹徒劫持并杀害,尸体遭汽油焚烧。2011年10月23日10点左右,本菲卡地区不明来历的罪犯用AK47敲破皮卡玻璃,朝浙江金华浦江人楼永镇开了两枪,楼生前一直经营着一家小型建材公司。

  数名在安哥拉工作的华人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当地犯罪团伙都以残忍“震慑”华人圈,遭抢后稍遇反抗,就会痛下杀手。“他肯定是因为反抗才被杀害,都被逼到绝路了。”黄洁痛苦地说,劫匪抢走了店里所有的营业款。为了泄恨侮辱,他们还扒光了戴文生下身的衣裤。

  从2010年起,在安哥拉华商被中国犯罪分子绑架作案达二十余起。之后这一趋势并未得到遏制,犯罪事件愈发频繁。2012年初,当地华文报纸《安哥拉华人报》就曾以《我们将何去何从?》为题,表达当地华人的恐慌和迷茫。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18-10-22 10:2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